当前位置: 云顶娱乐 > 云顶娱乐 > 正文

让毛泽东过目不忘的十一个人女人,毛子任毕生

时间:2019-08-13 11:21来源:云顶娱乐
毛主席一生最欣赏10位女性,这10位女性都不是凡人。其中一人与毛主席的亲吻照片震惊世界,此人便是菲律宾前第一夫人伊梅尔达,在她家中最显着位置放的照片,就是这张着名的“世

毛主席一生最欣赏10位女性,这10位女性都不是凡人。其中一人与毛主席的亲吻照片震惊世界,此人便是菲律宾前第一夫人伊梅尔达,在她家中最显着位置放的照片,就是这张着名的“世界第一吻”。

图片 1陶毅 毛泽东身边自然是美女如云,但毛泽东目光高远,一般女人难以入野,一生中他最欣赏的女人,总起来能有十二个。 第一位:陶毅 如果有人问毛泽东的初恋情人是谁,大多人有可能想到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中的“我失娇杨君失柳”所指的杨开慧。其实,毛泽东的初恋情人并非杨开慧,而是陶毅。 陶毅,字斯咏,湘潭人,是个富商家的小姐,周南女中的毕业生,时有“长江以南第一才女”之美称。在周南女校,陶毅、向警予和蔡畅被称为“周南三杰”。陶毅个子很高,才华横溢,是长沙著名的美美。 陶毅在周南女校毕业后,向警予回家乡溆浦办学,但她经常与周南女校保持密切联系。她有事来长沙时,即住已在周南女校任女生舍监的陶毅处。1918年9月,蔡畅去信邀向警予来长沙组织女子留法勤工俭学,向警予欣然答应,旋即离开溆浦来到了长沙。不久,她与陶毅一道加入了新民学会,二十年代初成了长沙学界的风云人物,湖南学生联合会与湖南各界联合会中,她都是副会长,毛泽东只是理事而已。一九一八和一九一九年毛两次离开长沙的时间,毛给陶写过一些信,现在能查到的就有五件。1919年至1920年,毛泽东和陶毅在长沙共办“文化书店”,她拿出十块银元资助。在新民学会初期的多次讨论中,她是主张“教育救国”的。后来,她也支持毛泽东“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口号。文化书社成立后,他们在一九二一年元旦有一次难忘的集会,她和毛泽东等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冒着漫天风雪,在周南的院子里摄影留念。这张珍贵的照片,如今还陈列在长沙市周南中学。向警予赴法勤工俭学后,也给陶斯咏写过信,劝她力促北大开女禁,到那里去深造。但陶其时已经在周南留校任教,只在一九二一年去南京金陵女大进修过一次。 1919年11月,新民学会部分会员在长沙周南女校合影,前排右二陶毅,后排左四毛泽东。 毛泽东在上海参加“一大”后返长途中,还曾经专程到南京停留,探望斯咏,情谊之深可见。 陶毅后来致力于女性教育,在上海、长沙等地办女学,培养了丁玲等一批女弟子。据萧子升、易礼容等人的回忆,均称陶为长沙著名的美女,个子很高,才华横溢,但性格很强。陶毅与毛泽东的恋情,最后还是她那个以商人眼光看人的父亲感觉毛泽东书生气太浓以及家境的原因,致使他们没有终成眷属。尽管陶毅与毛泽东分手后,当时同样是文化书社重要成员的彭璜,疯狂地追求过她,而她却拒绝了彭,认为毛泽东是不可多得的精英。 毛泽东对陶斯咏的爱恋确实真诚的,他老人家晚年以说起陶毅,眼睛马上就会放出神采奕奕的光芒。 陶毅一生仅此一段初恋,后来终生未再恋爱,也未结婚,大概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吧。 1931年去世,年仅36岁. 第二位:杨开慧 毛泽东老师杨昌济的女儿,号霞,字云锦,1901年出生于长沙县板仓,比毛泽东小八岁。在长沙时,他们还只是纯洁的师兄妹关系。后来,毛泽东追随杨昌济到北大学习期间,与小师妹结下了深深的爱情。 1920年同毛泽东结婚,留下3个儿子:毛岸英、毛岸清和毛岸龙。1921年杨开慧加入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政治活动有很大帮助;1927年毛上井冈山之后两人没有再见过面,1930年10月被国民党的何键逮捕,同年11月14日被何键枪杀。推荐阅读:杨开慧给毛泽东的哀婉凄楚催人泪下的信[组图] 第三位:贺子珍 贺子珍,原名贺桂圆,江西永新人,1909年9月生,曾任共青团永新县委书记,中共永新县委、吉安县委妇委书记。1927年在参加组织永新农民武装暴动后,随袁文才部上井冈山。1928年在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前委机关做机要和宣传工作。 贺子珍当时属于青春美少,激情活力四射,毛泽东十分欣赏和爱慕,毛泽东认识后不长时间即结婚,成为毛泽东的第三位妻子,同时任中共湘赣边特委机关秘书、毛泽东的秘书。1929年1月随同红四军主力下山,后任机要科科长。1937年冬去苏联治病,后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她先后六次怀孕,三子三女,生育过密,最后只有李敏活下来。 这张照片应该拍摄于李家窑院,特征是单孔窑洞,而且院子地面与窑洞地面之间有三级台阶,吴家窑院是在同一平面上的。毛泽东与贺子珍在搬迁到吴家窑院前曾居住于李家窑院。 1948年回国,曾在沈阳财政厅任处长。建国后,任浙江省妇联主席,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84年4月19日17时17分在上海逝世,邓小平批准提高追悼会规格,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第四位:著名作家丁玲 丁玲,1904年10月12日生于湖南省常德市,原名为蒋伟,字冰之。在少女时代曾经先后在桃源、常德、长沙等地读书;与杨开慧是岳云中学同学。1936年9月在党的营救下逃离了南京,经上海潜赴西安,不久到了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 丁玲气质高雅,才华横溢,同时风骚惹人,属于时尚性感的新派女性。毛泽东一见倾心,还专门为她写了著名的词《临江仙》。 1936年底,毛泽东在当时党中央所在地保安,为丁玲赋辞《临江仙》,词成之后,用红军军用电台发往前线,请聂荣臻同志转,前方司令部三科接到毛泽东发来的电报,译好后呈送聂荣臻同志看了,然后由三科同志转给丁玲。 《临江仙》赠丁玲 毛泽东 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 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 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 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1984年,丁玲八十寿辰时,友人提及这首词,她在深情的回忆之中说:“当时我们是在南下行军的路上,从定边到三原,刚走到甘肃庆阳。部队正准备过年时,我收到了毛主席用电报发来的这首《临江仙》词,简直高兴极了,行军的疲劳困苦一下子消失在九霄云外了.我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1924年,丁玲与作家胡也频结婚。1931年1月17日,胡也频在东方旅社出席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预备会议时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2月7日,胡也频和左联会员柔石、殷夫、冯铿、李伟森被秘密杀害於上海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 在延安期间,丁玲在毛泽东面前可以无拘无束地聊天。有一次,丁玲和毛泽东谈起了对延安的观感,丁玲说,我看延安就像一个小朝廷。毛泽东说,好啊,那你替我封封官吧。丁玲信口说:林老,财政大臣;董老,司法大臣;彭德怀,国防大臣。毛泽东哈哈大笑说:你还没有封东宫、西宫呢!丁玲说,那可不敢,这是贺子珍的事。我要封了,贺子珍会有意见的。可见他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后来对立起来了,而且还十分尖锐。 丁玲被打成“丁陈冯反党集团”时,几乎令所有文化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但党中央的一声令下,理解的要理解,不理解的要理解。尽管左联时期,鲁迅诗悼丁君,尽管丁玲是延安的宝贝,“昔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正是毛泽东题赠的诗,那又能怎么样。丁玲说过:“他对我怎么样,我不管,我对他一往情深。” 毛泽东一共四位夫人,丁玲也是先后四任丈夫。 新中国建立后,丁玲致力于社会主义文学事业,先后任《文艺报》主编、中央文学研究所(后改称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所长、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处长、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和《人民文学》主编等职;还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常委,国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妇联理事、中国文联委员和党组副书记、全国人大代表等社会职务。 1986年3月4日,丁玲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第五位:吴莉莉 吴莉莉,1912出生,北京人,名吴广惠,英文名LiLi,遂成普遍爱称,是北平女师大高材生,英文特优。?大学毕业后,吴莉莉去美国留学,认识了海伦、斯诺和史沫特莱等人。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战起,平津沦陷。吴小姐爱国心热,欲奔后方为抗日为祖国出点力,和史沫特莱一起去了延安。到延安后史沫特莱引进一种新的娱乐:西方式的交际舞。到了三月份,她和吴莉莉晚上就在天主教堂里教交际舞,吴莉莉成了交际舞的明星。 陕北穷困风气闭塞,吴小姐虽已脱旗袍改穿军装,而仍留着烫发,也常淡抹唇膏香粉,十分引人注目。当然也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后来被毛泽东选为英文翻译。 吴莉莉给采访毛泽东、朱德的美国合众社驻天津记者厄尔·利夫担任翻译。推荐阅读:毛泽东身边“第一美女”逐出延安内幕[组图] 莉莉活泼、外向、热情,透着西方女人性感的魅力,还经常为毛泽东译读英文报刊、教交际舞,有时唱中英文歌曲。使毛泽东感受到了从来没有的感觉,毛泽东经常用炽热的目光看着她。 有一个晚上,史沫特莱已经睡下,突然听到隔壁吴莉莉的窑洞有吵闹声。待史沫特莱跑到隔壁窑洞,就见贺子珍正用一个手电筒打毛泽东,毛泽东坐在桌旁的板凳上,仍旧戴着他的棉帽子,穿着军大衣。他没有制止贺子珍,他的警卫员立在门旁,显得很尴尬。贺子珍狂怒地大喊大叫,不停地打他,一直打到她自己上气不接下气才停手。 毛泽东最后站起来,他看上去很疲倦,声音沉着严厉:“别说了,子珍!赶快回去吧。”贺子珍却突然转向吴莉莉,当时,吴背靠着墙。接着她走近吴莉莉,挥起手中的手电筒,另一只手抓她的脸、揪她的头发。血从吴莉莉的头上流下来,吴莉莉跑向史沫特莱,躲在她背后。后来,毛泽东命令警卫员将贺子珍送回了家。 经过贺子珍大闹窑洞这件事,吴莉莉也无法再在延安待下去,被强行送往西安。这里有两种说法:一个说这是中央的决定,毛泽东当时也无法违抗;另一说法是:周恩来怀疑吴莉莉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派来的战略情报人员,危害极大,就和叶剑英派人强行劫持了吴莉莉,把她送往西安,不让她再和毛泽东见面。 吴光伟到西安之后,不久就被国民党拘捕。此时,吴莉莉已经离婚的前夫张研田,已经当上了胡宗南第七分校的政治部主任,得知吴莉莉被捕的消息,把她救了出来,两个后复婚。后来吴光伟,在丈夫的周旋下,安排在西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第四团工作。此时的吴光伟仍然希望能够回到共产党队伍里来,但由于婚姻关系以及难以裁决的“吴光伟事件”影响,她被谢绝在革命阵营之外,永远没有实现她的梦想。 吴光伟和张研田复婚后,感情一直不好,吴莉莉根本不爱张研田。他们的夫妻关系很奇特:虽然在人们面前,夫妻二人卿卿我我,亲密和谐。但是一关上家门,就形同路人,谁也不再理谁。就连张研田在外面终日和两个歌女鬼混,吴莉莉也不闻不问,置若罔闻。但吴莉莉还始终不能忘情于毛泽东。往往在吃饭时,她会站起身来,举杯高呼:“为那位北方的伟人祝福!”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 吴光伟和张研田复婚之后,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叫张小芒,女儿张小菲。几年之后,吴莉莉和丈夫去了重庆,中共建政前夕,已是少将的张研田预感国民党大势已去,便离开军界去了美国,在史丹福大学粮食研究所和夏威夷大学农业研究所做客座研究两年。1949年,吴莉莉带着两个儿子随同国民党撤退到成都,此时国民党要将她们遣送台湾,吴莉莉得知消息后,带领两个儿子逃跑,准备回到延安,结果途中被抓回,还是遣送去了台湾。1951年底,张研田由美国去了台湾,在台湾曾担任台湾驻日的“亚东关系协会”理事长,曾任台湾农学院院长,兼职经济部政务次长,对台湾土地改革有杰出贡献。 后来,张家人丁凋零。1975年,吴莉莉在台湾去世;1986年,张研田去世。他们的儿子张小芒也死于帕金森病;女儿张小菲现居美国,是一位经营中药材的富商 第六位:江青 江青,原名李云鹤,1914年出生,山东诸城人。1929年春在济南入山东实验剧院。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5个月后失去党的关系。1934年在上海被国民党的政府逮捕,获释后以蓝苹为艺名做过电影演员。1937年7月中旬,“七七事变”爆发不久,蓝苹离开上海,抵达西安;8月,到达延安,改名为“江青”;11月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1938年4月10日,鲁迅艺术学院在延安成立,江青担任戏剧系指导员,演出话剧《被糟踏了的人》、《锁在柜子里》。8月改演京剧《打渔杀家》得到毛泽东的肯定。 江青的美貌和气质深深吸引了毛泽东,他虽然日理万机,但有江青的演出,几乎都要到场。随后她被调任军委办公室秘书,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照顾毛泽东起居(毛泽东当时的妻子贺子珍正在苏联“长期养病”)。1938年11月20日,经康生做媒,中共中央批准,江青与毛泽东结婚。成为他的第四任妻子。1940年生下一个女儿取名李讷。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江青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夫人。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电影处处长、文化部电影事业指导委员会委员。1950年曾主导对武训的调查并推动了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1963年起推动现代京剧的改革,其成果被称作“八个样板戏”,曾有著作《谈京剧革命》。 1966年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后,她任中央文革小组第一副组长、解放军文革小组顾问。江青号召红卫兵学生打倒了一大批政治人物和社会名流,其中包括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以及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 江青是毛泽东晚年时代的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之一。1969年中共九大上,江青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1971年林彪事件后,她与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结成联盟,即后来被中共所批判的“四人帮”。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10月6日,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李先念等人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将四人帮和毛远新等人逮捕、隔离审查。1977年7月,中共第十届三中全会决定,江青被永远开除党籍。 1980年11月20日至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公审了四人帮和林彪集团的主要成员,江青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1983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将对江青原判的死刑缓期2年执行,减为无期徒刑,原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变。 1991年5月14日江青于北京公安医院上吊自杀。 第七位:宋庆龄 宋庆龄,1893年1月27日出生上海,与毛泽东出生同年,但宋庆龄比毛泽东大11个月。年轻时,毛泽东只能仰视宋庆龄,那时他就被宋庆龄美丽和高贵所征服,同时他也十分欣赏宋庆龄的为人,认为她是完美的女性。 直到1945年9月,毛泽东才得以在重庆上清寺张治中住所见到宋庆龄。从那以后,他们书信往来频繁。她是毛泽东在书信中除了家人以外唯一称呼“亲爱的”的女人。 1949年7月,毛泽东写信邀请宋庆龄参政,并安排周恩来和邓颖超亲自去上海做宋庆龄的工作。9月21日至30日,宋庆龄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1981年5月14日,宋庆龄患的冠心病、肝癌及慢性淋巴性白血病病情恶化。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接收宋庆龄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1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予宋庆龄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荣誉称号。 1981年5月29日20时18分病逝于北京。 第八位:王光美 王光美,1921年生,出身名门。父亲王治昌,字槐青,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回国后在北洋军阀政府农商部任工商司长,还曾出使英国、美国。 1945年,王光美在辅仁大学理科研究所获科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她与是中共北平市委负责人崔月犁结识,1946年8月赴延安。 王光美属于大家闺秀,举止优雅,很有贵族气质。一到延安就引起了广泛关注。毛泽东几次找她谈过心,对王光美十分赞赏,江青十分嫉妒。1948年,经毛泽东和江青介绍,王光美和刘少奇结婚。成为刘少奇第五位正式夫人。 刘少奇担任国家主席后,王光美成为第一夫人,她魅力四射迅速赢得了国内外广泛关注。毛泽东也很喜欢和她交谈。这把江青的妒燃到了极点。借文化大革命欲治其死地,毛泽东得知后,迅速做出批示,坚决保护王光美。 后来王光美致力于慈善扶贫事业。1995年,“幸福工程”正式启动。王光美作为这一大型扶贫计划的发起人多方奔走。到2006年“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已在全国设立了389个项目点,累计投入资金3.1亿元,救助贫困母亲及家庭15.4万户,惠及人口69.5万。她曾荣获“中华人口奖”荣誉奖。 2006年10月13日凌晨3时许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4天后,她获得了中国消除贫困奖“成就奖”。 第九位:张玉凤 张玉凤,1944年出生在东北牡丹江的一个清贫之家,家中有八个子女,排行第四。因为家庭太穷而无法完成学业,1958年就成为了铁路客运列车的一名列车员。1962年被调到毛泽东车厢任服务员,1967年与同在铁道部工作的刘爱民结婚。 张玉凤,女,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1960年代曾任职于牡丹江铁路局的餐车服务员,广播员。图为:1964年毛泽东与张玉凤合影. 因得到毛泽东的欣赏而于1970年7月被调入中南海,随后成为了毛泽东的生活秘书,而后兼机要秘书。陪伴着老年毛泽东走完了伟大的一生。 毛泽东之所以喜欢张玉凤,是因为她的性格很像贺子珍,那时他老人家对江青已经十分反感了,身边也没有子女,很是孤单。 权利无上的毛泽东对张玉凤也是要让三分。有一次,张玉凤对待客人有些怠慢,毛泽东批评她,她一生气,不但反驳毛泽东,还甩手走了。在张玉凤离开毛泽东的这一段日子里,毛泽东是茶饭不思、工作不做,每天就是写张玉凤这三个字,后来是汪东兴安排把张玉凤接到了毛泽东身边,最终还是毛泽东妥协了。张玉凤又回到了中南海。事后毛泽东给了这位不肯认错的工作人员一句评语:办事认真,工作尽职,张飞的后代,一触即跳。 毛泽东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老人,一辈子没低过头,却对这样一个普通的生活秘书无可奈何,可以想见,这时的毛泽东对张玉凤已经有了一种深厚的依赖和感情。 毛泽东去世,江青以主席夫人的名义,提出要清理主席的私人财产。不料,在江青向张玉凤索取保险柜钥匙时,张玉凤却说:主席留下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的财富,若要清理必须经华主席批准。这让江青大为光火。随后,张玉凤如实地向华国锋汇报了情况,说明了这批文件的重要性,引起了华国锋的高度重视,使得江青的算盘落空。可以说,作为毛泽东晚年最信赖和依靠的人,识大体、顾大局的张玉凤对形势的发展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张玉凤离开中南海之后,先是被安排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工作,后来,在她自己的要求下,又调回到铁道部,做了一名普通干部。 2000年,她从铁道部老干部局退休,过着十分幸福的晚年。 第十位:至今未嫁的女人唐闻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第一位进入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女外交官唐闻生 唐闻生是新中国的第一位联合国副秘书长唐明照的大“千金”。她的母亲张希先女士曾是燕京大学未名湖畔“最漂亮的姑娘”。唐闻生诞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家普通的产科医院,所以,1971年,唐闻生接待第一次秘密踏上中国国土的基辛格博士时,基辛格调侃她“可以竞选美国总统”。 1950年深秋,当随父母回到未曾谋面的故国的时候,唐闻生还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1962年仲夏,唐闻生告别师大女附中,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进入新中国第三代外交官的“摇篮”后,唐闻生的英语潜力得到超常的发挥。唐闻生用3年时间就读完了5年全部课程:在一、三年级各跳了一级,让众多师生刮目相看。早在60年代中期,周恩来总理和跟随自己10余年的第一任英语译员冀朝铸多次到北京外国语学院物色高级翻译人才,在地处京郊的“北外”校园一眼就看中了活泼可爱的英语系高材生唐闻生。在周总理的亲自安排下,1965年暮春时分,浑身洋溢着少女青春风采的唐闻生,迈着轻捷的步伐跨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分配在教育司翻译处英文组。不出数年,唐闻生便脱颖而出,成为冀朝铸之后中国外交界最优秀的英语译员。唐闻生一口漂亮流利的美国东部口音的英语使她轻松自如地从跟随周恩来总理17年之久的冀朝铸手中接过了“接力棒”。唐闻生的译技以及她天真可爱的活泼性格给来访的外国贵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1966年7月,毛泽东离开北京,南下武汉三镇。7月9日,在北京参加亚非作家会议的53个国家、地区的代表以及5个国家组织的观察员,联袂南下来到中南重镇武汉,恭候毛泽东的召见。外交部为毛泽东的接见配备了法语翻译齐宗华、阿拉伯语翻译郑达庸和英语翻译唐闻生。平心而论,依资历而言,这样的大场面根本轮不到初出茅庐、天真可爱、一脸稚气的“小丫头”唐闻生扛大旗,这“活儿”只有冀朝铸这样名震海内外的“大腕”方能胜任。齐宗华、郑达庸、唐闻生才星夜直奔云横黄鹤的中南重镇。毛泽东畅游长江的次日清晨,接见了53个国家、地区的代表,后来毛主席不准备正式讲话,唐闻生这时才如释重负。但领袖与伟人那种曾经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的宏大气度魄力和不可名状的魅力,使唐闻生受到极大的感染。在此后的五六年中,她不止一次地有幸聆听毛泽东高屋建瓴、天马行空的谈话,她领略了主席勾勒出未来中美关系的蓝图,深深地感受到他老人家胸中奔腾起伏着一种改变世界格局的宏伟构思。 唐闻生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虽然无可挑剔,但是由于生活环境、阅历和学养等方面的原因,她对中国古典文学和历史背景的掌握和熟悉稍有不足。但唐闻生毕竟不是等闲之辈,吃一堑,长一智,她苦练译技,蓄势待发,唐闻生那出类拔萃的译技,深受政要夸奖。1970年,无论是对中美关系还是对唐闻生个人道路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年。10月1日的天安门城楼,毛泽东于万众欢呼声中会见美国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先生。当年12月18日清晨,毛泽东在中南海住处与斯诺进行了长达5个小时的畅谈,这是两个月来毛泽东与斯诺的第二次会见。当时的外交部礼宾司“负责人”王海容担任记录,唐闻生是主译。毛泽东告诉斯诺:“美国总统尼克松对华沙会谈不感兴趣,要当面谈,又不要公开,神秘得很。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作旅行者来也行,当作总统来也行。总而言之都行。美国要拉中国整苏联,对美国不利。”“你看中国和美国会不会建交?”斯诺问。“总要建交的,中国和美国难道就一百年不建交吗?我们又没有占领你们那个长岛。”领袖的宏大气度和不可名状的魅力,使唐闻生受到极大的感染。 上世纪70年代初到周恩来、毛泽东辞世以前,唐闻生和王海容几乎参加了这两位伟人与来访各国政要、知名人士的所有会见,在外交界乃至中国政坛崭露头角。她的倩影总是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身边出现,见证了上世纪70年代中国外交史上的重要时刻。1971年,唐闻生参与过中美之间的历史性外交会谈,她是毛泽东、周恩来使中美两大国从对抗走向缓和,中美建交历程的见证人之一,为中国和世界的磨合与对话立下汗马功劳,就连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也在自传中盛赞唐闻生的机敏和魅力。 1971年,唐闻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时年28岁,紧接着升至外交部美大司司长,两年后,在毛泽东最后一次出席并主持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她会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迄今为止,她仍是外交部现职官员进入中央委员会的惟一女性。唐闻生和王海容不仅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官员,还担当起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的“桥梁”,成为毛的东身边叱咤风云的女人。 人生如大海,总有潮起潮落。毛泽东主席谢世之后不久,唐闻生和王海容一样,便从老百姓的视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1977年9月,王海容到外交部“五七”干校劳动,1979年3月,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1984年3月,彻底告别了外交生涯,调任中国日报社副总编辑、编委会委员。1986年4月任铁道部外事局局长,后任铁道部外事司司长、铁道部对外合作司司长、部港澳台办公室主任、铁道部国际合作司司长。1999年7月,任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专职副主席、党组成员。也许,外交生涯的岁月给唐闻生心灵的痕迹太深太重,她和王海容一样情感空缺,至今未婚,只身一人。 第十一位:至今未嫁的女人王海容 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王海容,文革其间挺有名的,当时就传是毛主席的亲戚。 王海容,湖南长沙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祖父王季范是毛泽东的表兄,同时也是一位较有名望的无党派知识分子,20世纪50年代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参事,后来又被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父亲王德恒英年为党捐躯,毛泽东为此常说没有照顾好王德恒,感到愧疚,毛泽东对王海容、王起华姐弟俩自然特别照顾。196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俄语系,后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进修英语。照理说她应该做一名教师,由于王季范与毛泽东的亲缘关系和自己是烈士遗孤,使王海容得以“飞黄腾达”。据说“海容”这个名字,有说是她祖父给她起的,也有说是毛泽东为她改的,乃是取自古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由此可见,王家希望这个女儿,要胸怀四海,博学广闻。 1960年秋,王海容考入北京师范学院俄语专业,后又进入北京外语学院读英文,按学校的教学方向,她将来毕业后是要去当中学老师的。但是,王海容毕业后,却没有当过一天老师。她入学时没有走“后门”,1965年毕业分配时却走了个大“后门”。11月,由周恩来总理指示,王海容被安排在外交部办公厅。开始,她的工作主要是负责部长与总理的文电收发,以及其他的一些文秘工作。然而,由于她的特殊身份和背景,还有德高望重的周恩来总理的特殊关照,她在外交部上上下下都有着特殊的“分量”。她作为外语学院的毕业生跻身外交部办公厅,按一般的情况顶多也只是个科级秘书。其后,是“文化大革命”开始,“轰轰烈烈”搞了三四年。这期间,她出入中南海,活跃于毛主席身边,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名位,但其“活动的权力”则等同于高级干部一般。到了1970年夏天,由周恩来直接提名,委任王海容担任外交部礼宾司“负责人”。时过一年,到了1971年7月,王海容被正式任命为礼宾司的副司长,参与基辛格秘密访华和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1972年5月至1973年7月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主管礼宾事务,继后,王海容被任命为外交部副部长。此后,她在这个岗位上一干便是3年多,直到失势倒运。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这一天,王海容和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工作人员一样,伏倒在毛泽东的遗体前痛哭不已。一个时代结束了,王海容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据孔东梅回忆,当年毛泽东与王海容初次见面曾经有过如下对话:毛:你这人挺怪,第一次见我也不害怕。王:我干嘛怕你啊?你又不能吃了我。毛:你第一次给我写信,我忙,没有给你回信。王:我还向你要了个篮球,你也没有给我。从这番对话中可以看到毛、王当年“血浓于水”的情形,这也难怪后来这位“徒工王波”一跃而为“伟大领袖”的联络员之一了。也就难怪后来此人在呵斥周恩来的时候那么盛气凌人、出语恶毒。而在批周会结束后,王海容颐指气使的对周恩来的卫士高振普说:“小高,你又可以吃宴会了。”王海容能这样对待周总理,答案也都要从他与毛的亲属关系上寻找了。 同年10月,“四人帮”倒台,中央和国家机关中与“四人帮”有牵连的人都被隔离审查。由于王海容自己的特殊身份,也被宣布停职。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检查交代,她说清楚了自己的问题。从1978年12月底起,她的工作关系从外交部移交到中央组织部,等待重新分配工作。为了适应新的工作,中央又决定让王海容到中央党校进修学习,按照中央党校的教程安排,每期学员的进修学习时间为半年或1年。但王海容却在中央党校整整呆了3年。 深居简出的王海容 1984年,王海容终于被重新任命为国务院参事室的副主任。职务虽然比外交部副部长低,但依然保留着副部长待遇。从此,围绕在她身上的神秘的光环消失了,但一个有血有肉的女性形象却浮现了出来。王海容至今还是独身,从未婚嫁。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有一天,传达室又给她送来几封莫名其妙的来信。她身边一位多嘴的工作人员禁不住问:“海容,是不是又有向你求爱求婚的信呀?”听到这位冒失鬼唐突的问话,周围的同事都暗暗吃了一惊,不知王海容将会如何发火生气。谁知王海容一点也没恼怒,她笑了笑说:“这一点也不奇怪,不新鲜。有一次,大门口还找上来一位自称是我丈夫的男人哩!” 原来不久前,有个对王海容仰慕已久的退役飞行员,先后给她寄了好几封热情洋溢的求爱信,无奈都被王海容藏之屉底,不回一言。这位飞行员按捺不住心中的思慕之情,决意要作一次爱情的“冒险飞行”。他不知道王海容家居何处,但她的工作单位办公的地方还是知道的。于是,他径直找上单位的门来,想直接找海容“当面谈谈”。像所有国家机关一样,参事室的大门也设有传达室,外人不经允许是进不了门的。这位勇敢的飞行员在院门口也不例外地被传达室的门卫挡住了。他给传达室的人说找王海容,他是王海容的丈夫!”传达室的门卫一听是王海容的“丈夫”,一时也慌了手脚。他们原来虽然听说过王海容迟迟没有成家,但谁能保证她一直不成家呢?说不定他们就在上一个星期天结婚了呢!赶紧通报。门卫立即陪上笑脸说:“你等等,我马上给她打电话。”电话拨通了,门卫对着话筒说:“海容同志吗?你丈夫在门口找您来了......”话还没说完,门卫突然变哑巴了,脸变得死灰一般。原来,耳机里传来了王海容的大声斥责:“什么?你说什么?!我至今还是光棍女司令一个,哪来什么‘丈夫'?你给我把他轰出去!轰出去!讨厌!”这位勇敢的飞行员最后会领教到些什么,可想而知。那位门卫因轻信来人之言受到斥责,心中羞愧难当,对这事也一直不好意思对外人说起。直到王海容将此事抖落出来,大家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有趣的奇闻。 今日的王海容虽然没有结婚但并不孤独。她有着一个幸福热闹的家庭。和她居住在一起的有她的5个亲人:母亲肖凤林,弟弟王起华,弟媳裴震坤,侄儿王宇清,侄女王宇丹。 他们的家就在中南海的旁边,住房原是过去的某外国使馆的一部分。一条僻静的小巷,隔开了繁华的闹市,一座欧洲风格的雅致小楼,显得格外清静、幽雅。海容的母亲肖凤林,也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但如今由于年老多病,再加上历经沧桑,饱受挫折磨难,身心受损的老人脑子已不太正常,受不得一点儿的刺激。王海容对母亲很孝顺,虽然家里已经给老人请了保姆,但下班之后她依然经常买菜下厨房。 第十二位:伊梅尔达 伊梅尔达,生于1929年,家境平平,父亲是一位普通教师,9岁丧母,有6个兄弟姐妹,她是老大。从上大学起,就开始半工半读。伊梅尔达生性好强,她的格言是:“永远把微笑挂在嘴边,永远把泪水藏在心底。”,后来成了菲律宾第一美人,不但艳丽俊俏,而且有大家闺秀风度,还有一副婉转动听的甜美歌喉。再后来很自然成为了总统夫人。 1974年9月,毛泽东会见马科斯夫妇,毛泽东那时身体是疾病缠绕极度虚弱,但为了国家利益还是强打精神站在客厅的门口迎接客人。 1975年6月,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菲律宾总统和夫人以其子女。毛泽东与夫人伊梅尔达亲切握手(来源:顾保孜撰文,杜修贤摄影《毛泽东最后七年风雨路》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6月出版) 当雍容华贵面容美丽光彩夺目的马科斯夫人出现时,毛泽东突然放射出无比惊奇目光,以至于旁边的江青又产生了酸酸的嫉妒。再往下就出现了令世人惊讶的一幕,毛泽东突然拉起了伊梅尔达的手,而后文雅从容地将手托到胸前,搁在嘴边轻轻地一吻,在场的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夫人激动地说:“我太荣幸了。”这个场景,只拍下了一张照片。 从1965年执政到1985年下台,马科斯一家的财富从最初的数万美金,暴涨到后来的50亿至100亿美元。马科斯夫妇成为了菲律宾历史上最为腐败最为臭名昭著的总统和第一夫人。菲律宾人民在推翻马科斯政权之后,审判了伊梅尔达,后赦免。她一直未离开政坛,80岁还竞选议员。在她的家中最显著的位置放的照片就是这张著名的“世界第一吻。

自古英雄爱美人,毛主席是中国乃至世界上少有的大英雄,他欣赏的女性一定有不平凡之处。让我们穿越时间隧道,重新审视激情年代的十位不平凡女性,或许会唏嘘感叹一番。

第一位是陶毅,即电视剧《恰同学少年》中的陶斯咏。她本是湘潭人,后举家迁至长沙。陶为富商家的小姐,周南女中的毕业生,时有“江南第一才女”之美称,与向警予、蔡畅合称为“周南三杰”。她个子很高,才华横溢,是长沙着名的美女。1918年加入了新民学会,与毛主席一样都是理事。

图片 2

1919年至1920年,同毛主席一起在长沙共办“文化书店”。-其间追求她的人很多,其中有两位才子达到了疯狂的境界,那就是毛主席和彭璜。毛给陶写过很多情书,现在能查到的就有五件。

1921年陶去南京金陵女大进修,毛主席在上海参加“一大”后即专程到南京探望她。经过慎重考察和思考,陶拒绝了彭,认为毛主席是不可多得的精英。最后是她那个以商人眼光看人的父亲,感觉毛主席书生气太浓,还有家境的原因,致使他们没有终成眷属。但毛主席对陶的爱恋是真诚的,他老人家晚年一说起她,眼睛马上就会放出神采奕奕的光芒。陶斯咏终生未婚,1931年去世,年仅36岁。

图片 3

第二位就是杨开慧,毛主席老师杨昌济的女儿,号霞,字云锦,1901年生于长沙板仓,比毛主席小八岁。在长沙时,他们还只是纯洁的师兄妹关系,后来,毛主席追随杨昌济到北大学习期间,与小师妹结下了深深的爱情。1920年毛主席同杨开慧结婚,留下3个儿子:毛岸英、毛岸清和毛岸龙。

1921年杨开慧加入中国共产党,对毛主席政治活动有很大帮助。1927年毛上井冈山之后两人没有再见过面,1930年10月杨开慧被何键逮捕,同年11月14日被枪杀。

第三位是贺子珍,她原名贺桂圆,江西永新人,1909年9月生,曾任共青团永新县委书记,中共永新县委、吉安县委副书记,1927年在参加组织永新农民武装暴动后,随袁文才部上井冈山,1928年在湘赣边特委和红四军前委机关做机要和宣传工作。贺子珍当时青春貌美,激情活力四射,毛主席对她十分欣赏和爱慕,彼此认识后不久即结婚。

贺子珍时任中共湘赣边特委机关秘书、毛主席的秘书,1929年1月随同红四军主力下山,后任机要科科长,1937年冬去苏联治病,后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48年回国,曾在沈阳财政厅任处长。建国后,任浙江省妇联主席,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她先后六次怀孕生产,但只有李敏活下来。贺子珍于1984年4月19日17时17分逝世,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第四位是着名作家丁玲,她1904年10月12日生于湖南省常德市,原名为蒋伟,字冰之。丁玲在少女时代曾经先后在桃源、常德、长沙等地读书,与杨开慧是岳云中学同学。1936年9月在党的营救下逃离了南京,经上海潜赴西安,不久到了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

丁玲气质高雅,才华横溢,属于时尚性感的新派女性,毛主席一见倾心,还专门为她写了着名的词《临江仙》。在延安期间,丁玲在毛主席面前可以无拘无束地聊天。有一次,丁玲和毛主席谈起了对延安的观感,丁玲说,我看延安就像一个小朝廷。毛主席说,好啊,那你替我封封官吧。丁玲信口说:林老,财政大臣;董老,司法大臣;彭德怀,国防大臣。

毛主席哈哈大笑说:你还没有封东宫、西宫呢!丁玲说,那可不敢,这是贺子珍的事。我要封了,贺子珍会有意见的,可见他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后来对立起来了,而且还十分尖锐。

图片 4

新中国建立后,丁玲致力于社会主义文学事业,先后任《文艺报》主编、中央文学研究所(后改称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所长、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处长、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和《人民文学》主编等职;还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常委,国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妇联理事、中国文联委员和党组副书记、全国人大代表等社会职务。1986年3月4日,丁玲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第五位吴莉莉,她1912出生,北京人,原名吴广惠,英文名LiLi,遂成爱称,她是北平女师大高材生,英文特优。大学毕业后,吴莉莉去美国留学,认识了海伦、斯诺和史沫特莱等人。1937年7月7日卢沟桥战起,平津沦陷。吴小姐爱国心热,欲奔后方为抗日出点力,和史沫特莱一起去了延安。

到延安后,史沫特莱引进一种新的娱乐——西方式的交际舞。到了三月份,她和吴莉莉晚上就在天主教堂里教交际舞,吴莉莉成了交际舞的明星。陕北穷困,风气闭塞,吴小姐虽已脱旗袍改穿军装,而仍留着烫发,也常淡抹唇膏香粉,十分引人注目,当然也引起了毛主席的注意,后来被毛主席选为英文翻译。

莉莉活泼、外向、热情,透着西方女人的性感和魅力,还经常为毛主席译读英文报刊、教交际舞,有时唱中英文歌曲,给毛主席从未有过的感觉,毛主席经常用炽热的目光看着她。

有一天晚上,史沫特莱已经睡下,突然听到隔壁吴莉莉的窑洞有吵闹声,她跑过去,只见贺子珍正用一个手电筒打毛主席,毛主席坐在桌旁的板凳上,仍旧戴着他的棉帽子,穿着军大衣。他没有制止贺子珍,他的警卫员立在门旁,显得很尴尬。贺子珍狂怒地大喊大叫,不停地打他,一直打到她自己上气不接下气才停手。毛主席最后站起来,他看上去很疲倦,声音沉着严厉:“别说了,子珍!赶快回去吧。”

贺子珍却突然转向吴莉莉,她走近吴莉莉,挥起手中的手电筒,另一只手抓她的脸、揪她的头发,血从吴莉莉的头上流下来,吴莉莉跑向史沫特莱,躲在她背后。

后来,毛主席命令警卫员将贺子珍送回了家。经过贺子珍大闹窑洞这件事,吴莉莉也无法再在延安待下去,被强行送往西安。这里有两种说法:一是中央的决定,毛主席当时也无法违抗;另一说是周恩来怀疑吴莉莉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派来的情报人员,危害极大,就和叶剑英派人强行劫持了吴莉莉,把她送往西安,不让她再和毛主席见面。

吴莉莉到了西安之后,被国民党拘捕。此时,一直追求她的大学同学张研田(时为胡宗南第七分校的政治部主任)把她救了出来,两个人结了婚。吴莉莉1949年从成都去台湾,不仅与丈夫关系不好,还始终不能忘情于毛主席。往往在吃饭时,她会站起身来,举杯高呼:“为那位北方的伟人祝福!”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吴莉莉在1975年去世。

第六位是宋庆龄,她生于1893年1月27日,与毛主席同年。年轻时,毛主席只能仰视宋庆龄,那时他就被宋庆龄美丽和高贵所征服,同时他也十分欣赏宋庆龄的为人,认为她是完美的女性。直到1945年9月,毛主席才得以在重庆上清寺张治中住所见到宋庆龄。

图片 5

从那以后,他们书信往来频繁——宋庆龄是毛主席在书信中除了家人以外唯一称呼“亲爱的”的女人。1949年9月21日至30日,宋庆龄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1981年5月14日,宋庆龄患的冠心病、肝癌及慢性淋巴性白血病,病情恶化。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接收宋庆龄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1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予宋庆龄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荣誉称号。1981年5月29日20时18分,宋庆龄病逝于北京。

第七位王光美,生于1921年,她父亲王治昌,字槐青,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回国后在北洋军阀政府农商部任工商司长,还曾出使英国、美国。1945年,王光美在辅仁大学理科研究所获科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她与中共北平市委负责人崔月犁结识,1946年8月赴延安。王光美属于大家闺秀,举止优雅,很有贵族气质,一到延安就引起了广泛关注。

毛主席几次找她谈过心,对王十分赞赏。1948年,经毛主席介绍,王光美和刘少奇结婚。刘少奇担任国家主席后,王光美成为主席夫人,她魅力四射迅速赢得了国内外广泛关注,毛主席也很喜欢和她交谈。

王光美致力于慈善扶贫事业。1995年,“幸福工程”正式启动,王光美作为这一大型扶贫计划的发起人多方奔走,到2006年“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已在全国设立了389个项目点,累计投入资金3.1亿元,救助贫困母亲及家庭15.4万户,惠及人口69.5万,她曾荣获“中华人口奖”荣誉奖。

2006年10月13日凌晨3时许,王光美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4天后,她获得了中国消除贫困奖“成就奖”。

第八位是张玉凤,她1944年出生在东北牡丹江的一个清贫之家。家中有八个子女,她排行第四。因为家庭太穷而无法完成学业,1958年就成为了铁路客运列车的一名列车员。1962年被调到毛主席车厢任服务员,1967年与同在铁道部工作的刘爱民结婚。因得到毛主席的欣赏而于1970年7月被调入中南海,随后成为了毛主席的生活秘书,后兼机要秘书,陪伴垂暮之年的毛主席走完其伟大的一生。

毛主席之所以喜欢张玉凤,是因为她的性格很像贺子珍,那时他老人家身边又没有子女,所以很是孤单。权力无上的毛主席对张玉凤也是要让三分,有一次,张玉凤对客人有些怠慢,毛主席批评她,她一生气,不但反驳毛主席,还甩手走人。在张玉凤离开毛主席的那段日子,他茶饭不思,后来汪东兴安排把张玉凤接到了毛主席身边,最终还是毛主席妥协了,张玉凤又回到了中南海。

图片 6

事后毛主席给了这位不肯认错的工作人员一句评语:办事认真,工作尽职,张飞的后代,一触即跳。毛主席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老人,一辈子没低过头,却对这样一个普通的生活秘书无可奈何,可见,这时的毛主席对张玉凤已有深厚的感情依赖。

可以说,作为毛主席晚年最信赖和依靠的人,识大体、顾大局的张玉凤对形势的发展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张玉凤离开中南海之后,先是被安排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工作,后来,在她自己的要求下,又调回到铁道部,做了一名普通干部。2000年,她从铁道部老干部局退休,安享十分幸福的晚年。

编辑:云顶娱乐 本文来源:让毛泽东过目不忘的十一个人女人,毛子任毕生

关键词: 云顶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