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顶娱乐 > 云顶娱乐 > 正文

拳打东瀛大佐脚踢日伪警察,甲级战犯之一

时间:2019-07-31 08:10来源:云顶娱乐
南次郎(みなみ じろう,1874年8月10日-1955年12月5日),日本陆军大将,骑兵出身,九一八事变时的陆军大臣。后历任关东军司令、朝鲜总督,东京审判的28个甲级战犯之一。这个家伙是

图片 1

南次郎(みなみ じろう,1874年8月10日-1955年12月5日) ,日本陆军大将,骑兵出身,九一八事变时的陆军大臣。后历任关东军司令、朝鲜总督,东京审判的28个甲级战犯 之一。 这个家伙是个见风使舵的政治投机派,事事无主见却又能身居高位,是日本陆军官僚人才的典型。九一八后南次郎不但没有像金谷那样被编入预备役,反而坐上了关东军司令官的宝座,充分说明了他的"会混"。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4年出狱,1955年12月5日去世。

刘鼎方童年时的全家福,右一为他的父亲

南次郎(1874-1957)Minami jiro,1895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1903年陆军大学毕业。历任陆军大学教官、"关东都督府"参谋等职。1919年任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官。1927年任参谋本部次长,1929年任朝鲜军司令官,晋级大将。1931年任陆军大臣。1934年底任关东军司令官。1936-1942年任朝鲜总督。日本战败后列为甲级战犯,被判处无期徒刑。1954年假释出狱。

1939年,我出生于伪满时期的新京。在那个屈辱的年代,打我懂事时起,父亲就经常把我搂在被窝里,给我讲“岳母刺字精忠报国”、 “桃园三结义”等历史名人的故事,潜移默化地对我进行爱国教育。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对父亲多了几许崇拜,从崇拜他的博学到崇拜他的民族气节。父亲他老人家虽已过世多年,可是当我步入晚年之后,却每每忆起父亲那些历历在目的往事。他虽不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却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南次郎1874年8月10日出生于日本大分县一个贫穷的旧武士家庭。1885年,南次郎被父亲送到东京当时做陆军少尉的弟弟家。他弟弟,也就是南次郎的叔叔抚养南次郎。

拳打日本大佐

南次郎心性聪明,性格刚直勇敢,看到当陆军少尉的叔叔威风凛凛的样子,他也期望自个能够成为一名军人。他叔叔顺着他的愿望,将他送到了陆军预备学校,从此,南次郎走上了成为一个法西斯军官的人生之路。从陆军预备学校毕业后,南次郎又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并于中日甲午战争发生的那一年,即1895年,从陆士毕业。不久,南次郎被培养日本陆军中高阶军官的陆军大学录取,进入陆大继续学习。

刘鼎方 口述 张贤达 整理

1903年,南次郎从陆军大学毕业后,进入陆军任职,曾先后历任骑兵第一联队中队长、参谋本部参谋、陆军大学教官、骑兵第一联队联队长、陆军省军务局骑兵课课长、 陆军士官学校校长、陆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参谋次长、日本驻朝鲜军司令官等职。南次郎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法西斯军官,他热衷于大日本帝国的对外扩张,是日军对外侵略这个大战车上的重要一员。诸如策划九一八事变、拼凑"满洲国"、制造华北"自治"等等,日军每一个侵略的行动计划上,都活跃着南次郎的身影!

九一八事变前夕,伪满洲国还未建立,日本人就在“满铁附属地”一带横行霸道,不把中国人当人看。一些不平事,父亲看在眼里,积愤在心。

战后南次郎被关押在东京巢鸭监狱时,记忆自个"光辉"的曾经,曾在日记中写 道:"担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时代,是我一生中最得意、最辉煌的时期。"

听奶奶说,有一天父亲可闯了个大祸,但是也为咱中国人出了口恶气。那年,父亲由铁岭老家一个银匠首饰店的关老板介绍,来到长春一家叫“纪念公会堂”的地方当服务生。后来父亲才得知,“纪念公会堂”实际上是一家专供日本高官、“满铁”高级职员和富商等当时上层人物休闲娱乐的高级俱乐部。每当公休、节假日夜幕降临,这里便灯红酒绿,门庭若市,更有许多豪华轿车穿行于门前。如果步行进入“纪念公会堂”正门,必须爬十几级台阶,而两侧则是环形的水泥通道,汽车可以直接驶到正门前,人一下车即可入厅。

为什么他这会儿"最得意"、"最辉煌"呢?看看他的所作所为,大家就清楚了 。1919年8月,南次郎被晋升为陆军少将,随后出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一职。天津中国驻屯军,是当时日本安置在中国的重要军事力量,他的实力虽然不足一个旅团,但它的司令官举足轻重了。《辛丑条约》规定,列强在京津地区为了"保京师出海通道无断绝之虞 ",拥有驻扎军队的权利,这实际上是列强控制清政府的一个途径。清政府倒台后,列强的驻兵权还一直存在,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就是日本驻屯军的指挥中心。

说来也巧,父亲头一天上岗,走到门前,正遇上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从环形通道北侧急驶而上,突然“咯吱”一声像鬼叫似的停在门前。先是从轿车前门走下来一个少尉军衔的司机,走到轿车后门,毕恭毕敬地半弯着腰打开后门,随后走出来的是身披绶带、肩上扛着两杠三星、留着小仁丹胡子的日本关东军大佐。日本大佐腰间挎着带有红缨长穗儿、闪着金属光泽的战刀,耀武扬威,凶神恶煞。

20世纪20年代前后,中国大陆军阀混战、四分五裂、民不聊生。各个军阀为了保 住自个的势力地盘,纷纷寻找、依靠各国列强,作为自个势力发展的后台。

这时,旁边一个衣衫褴褛、瘦弱不堪、胸前挂着香烟盘子的十来岁小男孩,已来不及躲闪,一下撞上了正昂首阔步向前走的日本大佐。这可惹火了这个不可一世的日本军官。他不容分说,一句一个“八嘎”地左右开弓,把那个弱不禁风的孩子打得口鼻流血。

掌握驻屯军大权的南次郎自是中国军阀的勾结物件。张作霖是靠日本人的支援而 起家的,张作霖不安于只做关外三省的土霸王,一直想染指关内,他联合直系军阀曹锟起兵 准备赶走北京的段祺瑞。

见到这令人痛心的一幕,围观的人都敢怒而不敢言,唯独血气方刚的父亲怀着满腔的愤怒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他身手麻利地只三拳两脚便把毫无防备的日本大佐从十几级台阶之上打得踉踉跄跄地滚了下去。

张作霖派帐下的日本顾问町野武马拜访南次郎,请南让张作霖的奉军经过由南次郎统率的中国驻屯军的地盘进入中原。南次郎随即应允,奉军当然"感激涕零"地伙同直 系一起占领了北京。曹锟当上前台的大总统,张作霖也实现了进驻中原的计划,背后当然是 要"知恩图报"地听日本人的话了。

就在这个当口,围观的人群中有好心人喊道:“小伙子闯祸了!快跑啊!”父亲猛然醒悟过来,还没等那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日本大佐被少尉司机扶起来,便一溜烟儿地穿过人群,逃得无影无踪了。

南次郎是谁听命于他,他就支援谁。当段祺瑞倒台后,段政府的阁员和军人政客 请求日本人的保护,南次郎的日本兵营就收留了这帮"落难"者,乘机豢养他们今后也听命于日本人。

从“纪念公会堂”向南不足百米就是现在的南广场,再向东北不到500米便是“日本桥”(位于现在的“刘老根大舞台”门前,即胜利大街与上海路交会处)。九一八事变前,这里是中国地盘与日本“满铁附属地”的交界标志,老百姓管这里叫“三不管”地带。父亲就是从这里越过边界,逃脱了日本人的追捕,

里头有个叫徐树铮的就非常"听"南次郎的话。在日本国内因为经济危机而大闹饥荒的时候,徐树铮在南次郎的指挥下,将中国约300万担大米偷运到日本国内,这壹次南次郎 就以驻屯军司令的身份,把听话的徐偷偷送到了日本。

据说,后来日本人闹腾了好一阵子,又是登报,又是画像通缉,但始终未能抓到父亲。初来乍到的父亲因为血气方刚和爱打抱不平的勇气而失去了工作,并险些因此而断送了生命,但他却因此拯救了一个小同胞,并且替中国人出了一口恶气。晚年时回忆起这件事,他老人家仍然感到这事做得没错,只是那时候国弱家贫,一个老百姓的壮举只能称之为偶壮声威,而后却要亡命天涯。

在担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耀武扬威的日子里,南次郎还专门从日本国内接 来年迈的父亲和叔叔,带着他们四处游览,招摇过市,来显示自个"今日"的"功成名就" 。这当然是他"最得意"、"最辉煌"的日子了。

摺叠日军高层

编辑:云顶娱乐 本文来源:拳打东瀛大佐脚踢日伪警察,甲级战犯之一

关键词: 云顶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