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顶娱乐 > 军情 > 正文

八个月惨烈

时间:2019-08-19 19:05来源:军情
红其拉甫24小时 红其拉甫24小时 司晓峰 一群穿绿军装、距离我4300多公里的小伙子,他们常年驻守在海拔4700米的中巴边境,他们有一个光荣的集体,叫做“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

  红其拉甫24小时

红其拉甫24小时

  司晓峰

一群穿绿军装、距离我4300多公里的小伙子,他们常年驻守在海拔4700米的中巴边境,他们有一个光荣的集体,叫做“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

  一群穿绿军装、距离我4300多公里的小伙子,他们常年驻守在海拔4700米的中巴边境,他们有一个光荣的集体,叫做“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

“红其拉甫”据说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红其拉甫边防口岸是帕米尔高原上的一条重要通道,被称为“高原国门”。国门的一侧是我国新疆喀什地区的塔什库尔干县,另一侧是被我们称为“巴铁”的巴基斯坦。这里气候恶劣、条件艰苦,驻地海拔超过4700米,国门哨位海拔近5000米,战士们对这里的描述是“半年冰天雪地,一日四季”。

  “红其拉甫”据说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红其拉甫边防口岸是帕米尔高原上的一条重要通道,被称为“高原国门”。国门的一侧是我国新疆喀什地区的塔什库尔干县,另一侧是被我们称为“巴铁”的巴基斯坦。这里气候恶劣、条件艰苦,驻地海拔超过4700米,国门哨位海拔近5000米,战士们对这里的描述是“半年冰天雪地,一日四季”。

图片 1

  最大的问题是寂寞

来了外人,终于能聊点新鲜的了

  来了外人,终于能聊点新鲜的了

今年的4月,为了策划暑期节目,我们前往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踩点。

  今年的4月,为了策划暑期节目,我们前往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踩点。

从北京飞乌鲁木齐再飞喀什,从喀什转汽车,开了九个半小时经塔什库尔干县城,到达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这一路的耗时,算算飞一趟南美都够了。

  从北京飞乌鲁木齐再飞喀什,从喀什转汽车,开了九个半小时经塔什库尔干县城,到达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这一路的耗时,算算飞一趟南美都够了。

虽然已近五一,可是由于接近5000米的海拔,这里还是一片冰天雪地。还没进院,我们先见到了“飞机”、“坦克”、“大炮”、“左轮”——四条说不清品种的大黄狗。接近零下10℃的寒冷天气里,这四位,就那么横的横竖的竖地躺在院门口,一点也不觉得凉。我们到了跟前,四位就抬抬眼皮看看你,算是打过招呼了。我们正在犹豫如何过这四位的“防线”,有人出来了。估计是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它们这才一跃而起,退避两旁,开始卖力地摇尾巴。

  虽然已近五一,可是由于接近5000米的海拔,这里还是一片冰天雪地。还没进院,我们先见到了“飞机”、“坦克”、“大炮”、“左轮”——四条说不清品种的大黄狗。接近零下10℃的寒冷天气里,这四位,就那么横的橫竖的竖地躺在院门口,一点也不觉得凉。我们到了跟前,四位就抬抬眼皮看看你,算是打过招呼了。我们正在犹豫如何过这四位的“防线”,有人出来了。估计是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它们这才一跃而起,退避两旁,开始卖力地摇尾巴。

出来的是周林平,青海民和人,今年27岁,已经是个十年的老兵了,大家正式场合叫他周班长,私下里都叫他“老周”。

  出来的是周林平,青海民和人,今年27岁,已经是个十年的老兵了,大家正式场合叫他周班长,私下里都叫他“老周”。

他个子不算高,脸不圆不长,眼睛大大的,脸颊上两坨标准的高原红,说起话来不紧不慢,笑起来甚至还有些腼腆。他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欢迎欢迎,欢迎来到红其拉甫前哨班,里边坐吧,里边暖和”。说完就引着我们穿过院子,进了上下两层的哨所营房。

  他个子不算高,脸不圆不长,眼睛大大的,脸颊上两坨标准的高原红,说起话来不紧不慢,笑起来甚至还有些腼腆。他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欢迎欢迎,欢迎来到红其拉甫前哨班,里边坐吧,里边暖和”。说完就引着我们穿过院子,进了上下两层的哨所营房。

接待我们的几位战士,个个都带着格外热情的笑容,带着我们边参观、边讲解、边聊天。我们猜测,这一方面是对上级交代任务的重视,另一方面估计是有日子没有外边的人过来了,大家都很兴奋。

  接待我们的几位战士,个个都带着格外热情的笑容,带着我们边参观、边讲解、边聊天。我们猜测,这一方面是对上级交代任务的重视,另一方面估计是有日子没有外边的人过来了,大家都很兴奋。

后来熟络了,聊天中也证实了我们的猜测。他们讲,在这地方,最大的问题是寂寞。尤其是每年漫长的冬季,到处冰天雪地,日复一日,出来进去就是这几个人,早就把能聊的不能聊的都聊过好几遍了,谁老家几亩地,种的啥,甚至家里有几口猪全都聊遍了……来了外人,终于能聊点新鲜的了。

  后来熟络了,聊天中也证实了我们的猜测。他们讲,在这地方,最大的问题是寂寞。尤其是每年漫长的冬季,到处冰天雪地,日复一日,出来进去就是这几个人,早就把能聊的不能聊的都聊过好几遍了,谁老家几亩地,种的啥,甚至家里有几口猪全都聊遍了……来了外人,终于能聊点新鲜的了。

参观到厨房的时候,还没进门,先听到歌声传出来,一听就是一位快乐的炊事员。我们推门进去,炊事员同志一个立正,端着手里的炒菜锅一脸惊慌,他的名字特别好记——胡强强。

  参观到厨房的时候,还没进门,先听到歌声传出来,一听就是一位快乐的炊事员。我们推门进去,炊事员同志一个立正,端着手里的炒菜锅一脸惊慌,他的名字特别好记——胡强强。

后来胡强强告诉我,当时他正在做饭,手里端着热锅,灶上开着火,突然进来一堆客人,他放下也不是,端着也不是,握手没法握,敬礼敬不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而且他马上想到了,我们是不是要在食堂吃饭啊?可他没准备那么多人的饭,现做可来不及啦……总之,就在我们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无数问题闪过他的脑海,让他有点处理不过来了。他们自己开玩笑说,在高原待时间长了,脑子缺氧,转得慢。

  后来胡强强告诉我,当时他正在做饭,手里端着热锅,灶上开着火,突然进来一堆客人,他放下也不是,端着也不是,握手没法握,敬礼敬不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而且他马上想到了,我们是不是要在食堂吃饭啊?可他没准备那么多人的饭,现做可来不及啦……总之,就在我们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无数问题闪过他的脑海,让他有点处理不过来了。他们自己开玩笑说,在高原待时间长了,脑子缺氧,转得慢。

当然,我们没给胡强强同志出难题,婉拒了带班干部的热情邀请,在战士们开饭前离开了。

  当然,我们没给胡强强同志出难题,婉拒了带班干部的热情邀请,在战士们开饭前离开了。

图片 2

  十几人的前哨班遇到上百人的摄制组

十几人的前哨班遇到上百人的摄制组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烙饼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烙饼

  再回到这里实际拍摄,已经是7月份了。

再回到这里实际拍摄,已经是7月份了。

  那时我们近百人的摄制组,从嘉峪关出发,经玉门关进星星峡,过吐鲁番到库尔勒,经轮台过塔里木盆地,到库车走喀什上塔什库尔干,已经一路拍摄了一个多月。而红其拉甫将是我们这个暑期特别节目《最野假期》的收官之地。

那时我们近百人的摄制组,从嘉峪关出发,经玉门关进星星峡,过吐鲁番到库尔勒,经轮台过塔里木盆地,到库车走喀什上塔什库尔干,已经一路拍摄了一个多月。而红其拉甫将是我们这个暑期特别节目《最野假期》的收官之地。

  拍摄还没开始,问题来了:

拍摄还没开始,问题来了:

  我们这样一支近百人的拍摄团队,要在一个常驻官兵仅十几人的边防哨所连续拍摄24小时。哨所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接待条件。即便是经过反复精简,我们也至少需要哨所解决近三十人的住宿和近六十人的用餐。

我们这样一支近百人的拍摄团队,要在一个常驻官兵仅十几人的边防哨所连续拍摄24小时。哨所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接待条件。即便是经过反复精简,我们也至少需要哨所解决近三十人的住宿和近六十人的用餐。

  “没问题,能解决!”

边防团党副主任听说我们要让孩子们到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练,他觉得很有意义,表示一定积极配合,全力保障。

  边防团党副主任听说我们要让孩子们到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练,他觉得很有意义,表示一定积极配合,全力保障。

虽然官兵全力保障,但我们还是要求摄制组坚决不能干扰哨所正常的训练、执勤,不能给守卫边疆的子弟兵们添麻烦。

  虽然官兵全力保障,但我们还是要求摄制组坚决不能干扰哨所正常的训练、执勤,不能给守卫边疆的子弟兵们添麻烦。

为此,吃的问题,我们带足了方便面,想着自行解决。可是官兵们坚决不同意,班长老周急得直嚷:“你们大老远来了,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我们成啥了……”

  为此,吃的问题,我们带足了方便面,想着自行解决。可是官兵们坚决不同意,班长老周急得直嚷:“你们大老远来了,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我们成啥了……”

盛情难却,但我们这饭的复杂程度,还真不只是人多的问题。电视拍摄的过程没有一个准确的关机时间,吃饭只能是随机插空,如何在基础条件本来就很艰苦的情况下,保障我们随时能吃到热乎饭,真是给胡强强出了大难题。

  盛情难却,但我们这饭的复杂程度,还真不只是人多的问题。电视拍摄的过程没有一个准确的关机时间,吃饭只能是随机插空,如何在基础条件本来就很艰苦的情况下,保障我们随时能吃到热乎饭,真是给胡强强出了大难题。

米饭炒菜,做着复杂不说,在高原天气冷、气压低的条件下,保温很困难;下面条,在平原地区是最简单的方式,但到了高原煮水70度就开锅了,不用高压锅,面条根本煮不熟,可高压锅煮面的话,复杂程度比米饭炒菜还大……

  米饭炒菜,做着复杂不说,在高原天气冷、气压低的条件下,保温很困难;下面条,在平原地区是最简单的方式,但到了高原煮水70度就开锅了,不用高压锅,面条根本煮不熟,可高压锅煮面的话,复杂程度比米饭炒菜还大……

最后,还是胡强强想到了办法,烙饼!

  最后,还是胡强强想到了办法,烙饼!

看胡强强烙饼,绝对是一种享受——那是一种在寂寞环境下,用最基本的生活小事娱乐自我的艺术:只见他军装外边套个蓝围裙、蓝套袖,戴上白色厨师帽,嘴里哼着歌,来回切换在电饼铛和案板之间。先做好第一张面饼,在电饼铛里刷上油,把饼放进去,盖上盖,回过身来做第二张;过上一小会,回过身,把电饼铛里的饼翻个面,再刷上一层油,盖上盖,回身接着揉面饼。整个过程,科学合理紧凑高效,前后起舞上下翻飞,轻快而富有节奏。胡强强告诉我们,揉面的时候在里边加入葱花,反复揉,揉的次数越多,饼里边的层越多,口感越好。

  看胡强强烙饼,绝对是一种享受——那是一种在寂寞环境下,用最基本的生活小事娱乐自我的艺术:只见他军装外边套个蓝围裙、蓝套袖,戴上白色厨师帽,嘴里哼着歌,来回切换在电饼铛和案板之间。先做好第一张面饼,在电饼铛里刷上油,把饼放进去,盖上盖,回过身来做第二张;过上一小会,回过身,把电饼铛里的饼翻个面,再刷上一层油,盖上盖,回身接着揉面饼。整个过程,科学合理紧凑高效,前后起舞上下翻飞,轻快而富有节奏。胡强强告诉我们,揉面的时候在里边加入葱花,反复揉,揉的次数越多,饼里边的层越多,口感越好。

就这样,一张张金黄色的山东大饼就跟变戏法似的从厨房端出来,面里除了葱花还放了椒盐。刚出锅的大饼热腾腾香喷喷,外边一层小脆皮,里边松软适口,咸香扑鼻,负责任地说,这绝对是我们吃过的最香的烙饼。

  就这样,一张张金黄色的山东大饼就跟变戏法似的从厨房端出来,面里除了葱花还放了椒盐。刚出锅的大饼热腾腾香喷喷,外边一层小脆皮,里边松软适口,咸香扑鼻,负责任地说,这绝对是我们吃过的最香的烙饼。

就这样,在胡强强同志的烙饼艺术表演中,大家随时饿了随时吃饭的问题解决了,配上事先准备好的牛肉和凉菜,我们甚至在最艰苦的边防哨卡体验到了最完美的剧组工作餐。

  就这样,在胡强强同志的烙饼艺术表演中,大家随时饿了随时吃饭的问题解决了,配上事先准备好的牛肉和凉菜,我们甚至在最艰苦的边防哨卡体验到了最完美的剧组工作餐。

风风火火忙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夜里十点多,这场关于吃饭的战斗终于结束了,我问胡强强一共烙了多少张饼,他说不知道,就是一直烙,还问我:数那个干啥?导演你吃饱了没有?没吃饱我再给你烙张饼去……

  风风火火忙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夜里十点多,这场关于吃饭的战斗终于结束了,我问胡强强一共烙了多少张饼,他说不知道,就是一直烙,还问我:数那个干啥?导演你吃饱了没有?没吃饱我再给你烙张饼去……

图片 3

  关于睡觉的“套路”

战士们偷偷跑到别的地方打地铺了

  战士们偷偷跑到别的地方打地铺了

吃的问题圆满解决,睡觉的问题随之而来,为了最大限度降低对哨所工作的干扰,能够返回驻地的人全部返回驻地休息,但是必须留下的基本拍摄人员还是有将近三十人。

  吃的问题圆满解决,睡觉的问题随之而来,为了最大限度降低对哨所工作的干扰,能够返回驻地的人全部返回驻地休息,但是必须留下的基本拍摄人员还是有将近三十人。

“你们睡床上,我们这里加上备用的,一共二十二张床,战士全部打地铺,你们睡床上。”党副主任和老周意见很一致。

  “你们睡床上,我们这里加上备用的,一共二十二张床,战士全部打地铺,你们睡床上。”党副主任和老周意见很一致。

“不行,我们打地铺,不能影响战士们正常休息”,我的态度也很坚决。

  “不行,我们打地铺,不能影响战士们正常休息”,我的态度也很坚决。

见我如此坚持,党副主任和老周不再说话了。

  见我如此坚持,党副主任和老周不再说话了。

当天的拍摄持续到夜里十二点,收工的时候我们按照之前计划好的位置,给各工种分配了地铺,大家都毫无怨言,开始收拾。这时候党副主任突然出现了,说连部离这里只有几十公里,一定请我去看看。说实话,毕竟是在海拔接近5000米的高原忙活了一天,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脚踩棉花,脑装浆糊,昏昏沉沉,真是不想动。可是人家党副主任等了大半宿,就为了请我去看看,好吧,去!

  当天的拍摄持续到夜里十二点,收工的时候我们按照之前计划好的位置,给各工种分配了地铺,大家都毫无怨言,开始收拾。这时候党副主任突然出现了,说连部离这里只有几十公里,一定请我去看看。说实话,毕竟是在海拔接近5000米的高原忙活了一天,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脚踩棉花,脑装浆糊,昏昏沉沉,真是不想动。可是人家党副主任等了大半宿,就为了请我去看看,好吧,去!

后来我才明白,我这一走,就是走进了党副主任和老周的“套路”。

编辑:军情 本文来源:八个月惨烈

关键词: 云顶娱乐app 云顶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