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顶娱乐 > 军情 > 正文

如果梦想有颜色,深山里的中国海军士兵

时间:2019-08-26 19:02来源:军情
说起工作,老宁头头是道、滔滔不绝,可谈到家庭,他满是愧疚,“我们结婚6年,异地6年,基本没有长期生活在一起过。一年也就能团聚一次,宝贝3岁了,每次都要哄好久才让我抱。

  说起工作,老宁头头是道、滔滔不绝,可谈到家庭,他满是愧疚,“我们结婚6年,异地6年,基本没有长期生活在一起过。一年也就能团聚一次,宝贝3岁了,每次都要哄好久才让我抱。。。。。。”

■他是一名老水兵。当兵27年,他守着大山,却不曾随舰驰骋大洋

  我属于大山,这里像玉壶冰水,银色月光,让我心生透明、魂魄温馨。

邹伟一下子在全旅出了名,一些战友纷纷来向他取经。上级领导对这位老兵的评价是:“有些平凡事做到了极致,就是不平凡。”

  库房就是我们建功立业的战场

对于邹伟而言,任务就是命令,容不得半点差池。一次,雷达站负责某重要安保任务,邹伟除了睡觉时间,就连吃饭都铆在战位上,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5个小时。一个目标不跟完,即使到了换班时间,他也不离岗一步。

  把最纯真的感情

让邹伟散去心霾的,缘起于他第一次送站里老兵退伍。那一天,车辆刚刚驶去,卡车上的老兵猛然纵声高喊:“再见了战友,别了大雾山,我一定还会回来……”汽车成了一个小点,山谷间依然回荡着老兵的呐喊声。

  湖南衡阳人四级军士长

信息飞速发展的时代,驻守山巅的雷达站官兵也能在闲暇之余,通过互联网购置自己喜欢的物品。可邹伟的手机里一个“网购APP”都没安装,年轻的战友和他开玩笑说:“班长‘OUT’了。”他总憨厚一笑说:“生活简单点,更容易满足。”

  想要出营区需要先坐上单位的巡逻车,穿越两个长长的隧道,然后再乘坐勇士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开个20来分钟,到达小镇。

“只要部队需要,我会选择坚守。”邹伟的回答掷地有声。那天,大雾山是个难得的晴天,窗外的映山红开得绚烂。

  我比较能理解志勇说的自由,那是一种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但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你的心灵找到了归属,这与身处城市和大山都没有关系。

“这地方谁能待得住?”这个打小立志从军的小伙子,第一次对未来感到茫然。

  从山里来

去年春节,李秀和儿子在部队过年,邹伟却要连续一周在阵地值班。听着远方的爆竹声,小德轩拉着妈妈的手哭了:“为什么别人的爸爸都在,我的爸爸却不管我们?”

图片 1

“我想当医生”“我想当老师”……孩子们争先恐后抢着扮演自己心中最喜爱的角色。“我想当解放军,保卫祖国。”一个男孩站了起来,脸上还挂着清鼻涕。

  从军,对97年出生的他来说那是一次崭新的经验,就像人生第一次看到大峡谷、草原或海洋。

在山的这边,海的那边,有这样一群海军蓝:山里的夜晚,抬头可见繁星点点,却无法领略海的壮阔和澎湃;夜晚入梦,大海和战舰,只是独属内心的诗与远方、心之所往的绮丽风景。

  营区四面环山,虽然条件艰苦,但也是别有一番天地。我们在一天的紧张训练工作结束后,还可以种种菜,感觉就像陶渊明一样浪漫的田园生活。

邹伟有个绰号——“黑脸判官”,不单是因为长年坚守山巅,烈日赐予他的黝黑面庞,还因为他处理海空情况上万余批,判情准确率达95%。这一数字在整个观通系统,都是高的。

  是他们

图片 2

  大漠边塞的漫长孤寂

老兵笑了,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山:“不远了,不远了。”邹伟循声远眺,一座被云雾笼罩的山峰若隐若现,山尖上耸立的天线依稀可辨,好不寂寥。

  吕铎

就是那儿——大雾山。九曲十八弯的山路绕得人头晕,好不容易登上山,雾霭中掩映着一座低矮的水泥楼。老兵告诉邹伟,这里驻守着原海军某观通站,也是他即将服役的部队。

  刚见到志勇的时候,是一个周六阳光明媚的早上,他手里正拿着一条小蛇,“在老家的时候我就经常抓蛇,我们村每户人家都用自己抓来的毒蛇泡酒,这是条草蛇,没毒!我在自家地里还抓过十斤的大毒蛇呢。。。。。。”

李秀明白,邹伟不是不在乎这个家,他是太在乎他守的山,舍不下雷达……个中辛酸,她只能往肚里咽。

  五彩缤纷的世界被土石包裹

再过几年,邹伟就要光荣退休了,可在他心里却难说再见。27年来,山风和烈日雕刻了他遍布沟壑的脸庞,胸前的一枚枚军功章见证了曾经的坚守与奋斗。作为雷达站守山时间最长的观通兵,他就像那座大山一样,成为官兵们心中的“地标”。

  提到艰苦

通过电话,邹伟指导战友逐一排查,最终找出症结所在。等他放下电话,已是凌晨时分……邹伟说,那是他休假期间,睡得最踏实的一晚。

  我找到了一些最能反映大山水兵真实面貌的人。

不能“头枕着波涛”,却胸怀云海的豪迈、大山的宽厚;没见过朵朵浪花在阳光折射下的多彩变幻,却拥有守望深蓝的赤诚与凝视……他们是大海忠诚的哨兵,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高山水兵。正因为有他们的伫立守望,祖国的战舰才能犁波踏浪、航行致远、走向深蓝。

图片 3

笃定的信念随着岁月流逝,沉淀为对大山的无限眷恋。年复一年,守着守着就习惯了,待着待着就爱上了,邹伟打定主意再也不离开这座山。他渐渐熟悉山上草木四季的变化,甚至能分辨出不同节气山风的独特气息;他看着山上高楼平地起,见证了各型装备的更新换代,部队建设发展的日新月异。邹伟尤其喜欢春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那怒放的花姿夺目耀眼,是一茬茬观通人用青春汗水浇灌而成的。

  现在的佳浩,在业务上绝对是独当一面

图片 4

那年邹伟19岁,在那个热血澎湃的年纪,一声声高喊就像一股股电流划过他的身体、瞬间击中他的心房,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这里坚守下来。

  “我从03年就来到这里了,山山水水伴随我度过了十四年。说心里话,这么偏僻的地方,真的是没人愿意来,但是,你不愿意、我不愿意,那活谁干?”老宁说话的时候喜欢用手比划,他那粗壮的前臂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奋斗

  随着时间的沉淀,他感觉到了这里人人口中喊叫的精神“太行精神”。

图片 5

  佳浩的梦想就是能登上军舰,哪怕看一眼也好。

在系统演示环节,科研小组一边讲解演示,一边回答提问,邹伟听着听着,眉头紧锁起来。凭借自己多年雷达操作经验,他向科研小组指出了这套系统中存在的一个致命问题。专家组经过分析论证,采纳了他的意见,会后,一位专家拍着他的肩膀说:“你配得上‘兵专家’这个头衔。”

  董明川

一个人的坚守,也是一个家庭的坚守

  我们的工作中

邹伟从小过惯了苦日子,在战友眼中他很“抠门”——一双鞋能穿五六年,鞋面磨破也舍不得扔,枕套睡出一个洞补了继续用……

  那个时候的董明川最羡慕的要属车班的老班长们,体能训练少,还能经常开车进出营区,那叫一个潇洒。。。。。。

去年,上等兵梁秀春考上海军工程大学,他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邹伟。这位大学生士兵没想到,自己曾因为山上条件艰苦执意要下山,如今真的通过努力实现了理想。他说,是邹伟的鼓励,让他重新定义了“奋斗”的含义:“与其熬日子,不如踏踏实实干点事。”

  浙江杭州人上等兵

“丁零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判情准确,邹伟好样的。”

  陈志勇

  就这样,大山,在他时而奋斗时而失落中悄然改变着他。现在的他可以提前起床,可以更融洽的与战友相处。仿如就那么一瞬间,突然感悟到大山的生命。。。。。。

——编 者

  新训结束后,佳浩被分到了大山中,当他和战友们坐着勇士车直奔营区的时候,本来兴奋的心越来越凉。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百转千回,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九公里的山路足足转了八十多个弯。佳浩在心里暗暗抱怨,“唉,看来上舰的梦想就到此为止了,这也太离谱了,虽说是后勤,那也不用跑到深山老林里呀!”

在解放牌汽车上颠簸了一整天,邹伟和两名战友来到闽北山脚下的一个村庄,他们在一家小茶馆等候部队派来接站的汽车。不一会儿,一名身着军装的老兵走进来,邹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问道:“班长,部队离这里还有多远?”

  年复一年的寂静山沟

邹伟此时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望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邹伟总会不自觉地想起山上那个“家”,想起那个日夜陪伴自己的“老伙伴”——矗立在东海前哨的海防雷达。对邹伟来说,那山和雷达,无不记载着他逝去的青春和无悔的军旅人生。

图片 6

笃定的信念随着时光流逝,沉淀为对大山的眷恋

  我问他,还适应山里的生活吗?“还好啊!我老家也有山,虽然没有这里偏僻,但都是一样的。”他毫不犹豫的回答。“不过,刚来的时候也有几天的不适应,我家是广东的,对北方的冬天还真不习惯,这里的山也比家里的多,比家里的高,手机信号不好,有时候给家里打电话比较困难。”

像许多高山水兵一样,他向往深蓝。因为有个大海梦,他光标点狼烟、荧屏传风雷,27年的军旅韶华从无遗憾。

  浪漫

他叫邹伟,是东部战区海军某雷达站一级军士长。作为一名观通兵,大海于他,不在眼里,却在心尖。

  “老实做人、踏实做事,不管你当什么兵,都是祖国的一把武器,在祖国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这是我新兵连教导员讲过的话,直到现在也很受用。”说完,瞄准黑8,一杆进洞!

1991年,一纸鲜红的入伍通知书送到邹伟家中。戴着大红花的邹伟,激动地和家人朋友一一道别,然后登上了南下的绿皮火车,他的军旅人生也随之启程。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身军装一穿就是27年。

  踏实

今年清明节前夕,邹伟带着妻子李秀、儿子邹德轩回东北老家探亲。一路上,小德轩笑得特别兴奋,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这样的机会着实太少。

  。。。。。。

即使成了站里的专业骨干,邹伟依然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战位上出现异常情况,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上级装备巡检组到站,他总是跟在后面帮忙拎工具,随时准备拜师学艺。

  辽宁沈阳人上等兵

李秀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轻抚孩子的头,耐心地说:“好孩子,你往远处看,那里有一片大海,大海上驶着我们祖国的军舰。你的爸爸,正为战舰导航……”

  把火一样的青春年华

邹伟上士服役期最后一年,雷达站接连担负重要战备值班任务,官兵们经常白天黑夜连轴转,有几个骨干打算年底退伍。一天,连敏找邹伟谈话:“你怎么打算?会留下来吧。”

  日子是不断转动的轮子,艰苦的节奏一环扣着一环,翻不过身、喘不过气地继续着。班长的哨子永远嘘嘘响着,后面连着他更加严厉吼叫声。。。。。。当时真的不理解,一个破山沟,哪来那么恐怖袭击哪来那么多敌特分子。。。。。。

“瞧,邹伟吹牛哩!”一时间,笑声洒满了这片童年的田野。

图片 7

也许是在山里待得久了,邹伟显得木讷、不善言谈。他常说,山里有常人看不到的风景,守山的日子温暖而充实,自己很普通,他只是做了一名海军战士应该做的事……

  ——佳浩

1979年夏,东北一个小村庄,知了叫得喧嚣。一群孩子光着脚在田埂间奔跑,金色麦浪随风涌动。孩子们跑累了,选了个地方玩起游戏。

  踏实、尽责是老宁的标签,山里的天气多变,老宁在暴雨中抢修装备。

樊 罡摄

  我是那种能把苦日子过成诗的人,山里,挺好。

情况上报后,值班员陈力的心始终悬着。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值班室的气氛愈加紧张起来……

  宁鹏辉

对自己苛刻的人,对他人往往慷慨。在家人眼中,邹伟甚至有点“穷大方”。那年休假回家,邹伟悄悄赶到一位战友的老家,给战友身患重病的母亲送去一笔医疗费……后来,这位战友的几位亲人得知这一情况,感动不已,专程到部队向邹伟致谢。

  重新展现了海军的

坚守

  就在离城市并不遥远的地方

27年的相处,邹伟把高山当成了家,也把雷达当成了亲人。用他的话说,要是哪天见不到雷达,心里就像缺了点啥似的。即便休假在家,邹伟也会隔三岔五往站里打电话,询问雷达工作情况和战位值班状况。

  山里的夜晚星星很多

去年,这对分居多年的夫妻终于把家安在了山脚下。邹伟早早地把宿舍打扫干净,还放了一支玫瑰在桌上……为了这次团聚,一家人已经等了太久,付出了太多。

  离开营区前,志勇喂养的军犬缠着他上蹿下跳,似乎也想出去耍耍。

■张容瑢 本报记者 赖瑜鸿

  另一种风采和境界

  团领导在开大会时曾经说过这样一席话,让他对平凡的工作有了更深的理解:选择了从军报国就意味着牺牲奉献,无论多苦,我们也要干好这份工作,担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对得起当初面对八一军旗时自己许下的铮铮誓言!。

在战友眼中,邹伟是个说得少、干得多的“实诚人”。下士马景涛至今记得入伍后第一次清理垃圾池,气味呛人、蝇虫飞舞,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兵带着新战友闷头干活、一干就是大半天,后来他才知道,那个老兵就是邹伟。

  太行山脉的深处

眷恋

  周六是外出的日子,这周轮到志勇外出,他比别的战友提前起床,认认真真的打扫自己的卫生区。

当时住房紧缺,到站后的第一晚,邹伟睡的是地铺。山上潮湿的雾气把床垫浸得湿漉漉的,这个北方来的小伙儿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站里用水紧张,好不容易洗上澡,水里却有股柴油味。土豆、白菜、粉丝……餐桌上来来去去只有几样菜。

  志勇说,飘荡了好一阵,终于找到组织了。。。。。。

■有人驰骋大洋,就有人守望深山。他的坚守和凝视,不舍昼夜,无问西东

  懵懂

山风雕刻遍布沟壑的脸庞,胸前的军功章见证曾经的奋斗

  种菜在部队里的专有名词:农副业生产。

那年,海军组织雷达自动判情系统论证会,专家组学历最低的是硕士研究生,邹伟作为唯一一名特邀士官全程参会。一时间,许多双眼睛都望着他。

  幻想

一次,邹伟把一件穿旧了的外套洗净晒在晾衣场。一场暴风雨袭来,衣服被大风卷到山坡下,他专门下山捡了回来,不好意思地笑着对战友说:“旧是旧了些,但用着贴心。”

编辑:军情 本文来源:如果梦想有颜色,深山里的中国海军士兵

关键词: 云顶娱乐app 云顶娱乐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